夜宿塔塔加


還未到達真正的山頂
儘管沿途的霧已經散去
當我走下車,氣溫驟降
樹葉成為針刺
發現長久以來所要遮掩的
終於太過壯麗
連成了一片完整的星圖

是山羌的叫聲
標蛇留下的蛻皮
讓那些不敢直視的黑暗
都有了神靈守護
躺在地上,迎面是風
堅持的信念也轉為溫帶
孕育許多溫潤稀有的物種
為踟躕的人
指引下一座等待命名的草原

那就是我。流星畫過大熊的手臂
收訊滿格的手機
還有一些值得感慨的留言
那是拙於表達,洶湧的心
是高聳的山林展示世界
給予我滄桑的露水與榻床
如同飛鼠發光的眼睛
城市的每一個夜晚,我也點亮了頭燈
在夢與生活之間
尋找安置自己的停車格

然而到了這裡
薄霧又起,暫時掩護夢境
還未到真正的山頂,已經深夜了
往前是山徑與派出所
山莊之內,電視機報導最新的社會新聞
我遙想此地,也曾有過的鐵路、大火
無數杉木幼苗
順著人類的手掌
預言彼此的新生與死亡

或許,姑且擁有單薄的夜
現在接近夏天,我們年輕而無知
撥開飛舞的蚊蚋與蛾,往前走
看清自己身處之地
看見微弱的光
收攏分散的露水與體溫
將身上的每一吋空隙填滿
山頂將有風
讓我成為崎嶇世界的一部份


2010/6/30

創作者介紹

從頭開始

mnvc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ryl
  • 很喜歡這首,忍不住讀了一遍又一遍。
  • 謝謝:)

    mnvcvx 於 2011/02/07 12:16 回覆